雨神

【安戴】时空【8~16】


在确认用魔法消去了自己发出的所有声音后,戴安娜走向了卡文迪许家主的房间。
——在那扇紧闭的房间里,母亲在自己所不知晓的梦中平缓地呼吸着。
——在这个自己本不该出现的世界中,母亲还活着。

她在红棕色的门前驻足许久。
她是一个成熟的卡文迪许,她也明白自己的所作所为会对这个世界产生不可磨灭的影响。自己应该做的是在一个人烟罕至的地方默默找到回去的方法才是。
她应该转身。
她应该离开。

“戴安娜?”

母亲的逝去彻底改变了戴安娜的人生,她在那个乌云密布的下午将夏莉欧的珍藏卡片以及自己脆弱的一面一同锁进了一个小小的盒子里。曾经爱笑的,爱哭的戴安娜被她关进了堡垒的最深处,她承担了太多她不应该承担的事物,一如堡垒上常年不散的阴霾一般厚重。直到亚可无礼地闯进了她的人生,她才终于有幸看到乌云后如同她的双眼一般蔚蓝的天空,她才终于从安德鲁的眼中读懂了她未曾读懂的话语。
她已经拥有了太多,那些她曾经奢求的,曾梦想过的美好事物,现在正环绕在她的身边。

推开这扇门后,她会对这个世界产生不可磨灭的影响。
她会犯下一个大错。
——但我的母亲就在那里啊!

戴安娜抬起了手。
戴安娜推开了门。

“母亲……”


安德鲁放下电话,对缩在角落中的小戴安娜叹了口气,女孩那双如同正午时分无云的天空一般的眼睛此刻正恶狠狠地盯着他。
安德鲁拉起袖子,无奈地看了一眼手臂上两排整齐的牙印。
这也比刚才好一些,安德鲁想。
十分钟后,落地帘的所在地想起了轻轻的敲击声。安戴鲁拉开窗帘,窗外三个睡眼朦胧的魔女正骑着扫把,真让人担心下一刻她们会不会因为抵挡不住困意而从三楼高的地方摔下。
那可不是个好滋味。
他打开窗户,让三个魔女依次进入卡文迪许家主的房间。
“这是怎么回事?”安德鲁将眼神投向角落里的小戴安娜。
原本因为误食了苏西的新品种蘑菇到了凌晨两点才勉强入睡,却又在凌晨三点被安德鲁一个电话打醒后马不停蹄地赶到这儿的亚可正忍不住大发雷霆,可当她看到年仅八岁的小小戴安娜后,无论是困意也好,怒意也罢,竟在一瞬间烟消云散。

好……好可爱……
这是三人现在心中唯一的想法。

小戴安娜看着眼前陌生的三人,心里的恐惧感不禁又加重了几分。
她刚才本想尽快逃离这里,却不小心被看起来像是安德鲁的少年发现,她被少年一把捞起,情急之下,她狠狠地咬了少年一把,才得起逃脱他的魔爪。
她盯着面前呲牙咧嘴的少年,心想:
嗯,这是他应得的!

十 戴安娜低着头,像是做错了事即将被家长责罚的小孩一样慢慢走进卧室。
实际上,她的确犯了一个很大的错。
但这一次,一直被理智压抑的情感占了上风,她无法停止自己。

卡文迪许的家主,西格莉德•卡文迪许拉开了灯,在她的眼睛适应了白炽灯的强烈光线后,她看清了走向自己的“女儿”。
她对此着实有些惊讶,但卡文迪许一向稳重,又岂能因此失了分寸。
并且,无论是将来还是过去,戴安娜都是她的女儿。
于是西格莉德向戴安娜招手。
“过来吧,戴安娜。”

面前将至桃李年华的少女向她慢慢走来,她的身子带着一丝难以被自己忽略的颤抖。
“我想,你一定会有很多话要对我说。”
西格莉德看着女儿,想着十年究竟带给了她什么,又让她失去了什么。戴安娜缓缓移动到她的床沿,又像是用尽了自己一生的力气一般坐到她的身边。
“母亲……在我向您乞求原谅之前……”
“我能得到您的一个拥抱吗?”

在她的最后一个字消失在空气中之前,戴安娜感到自己被投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这便是她阔别了十年的温暖,唯有母亲才能给予她的温暖。十年改变了自己太多,而记忆中母亲的笑颜却未曾改变。她使自己埋在这份失而复得的温暖中,动员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去感受它。
她只有这一次机会了。当她回到原来的世界后,横在她与母亲之前的不是一扇朱红色的门,而是论谁也无法跨越的冥河。
所以,即使是哭一次也无所谓吧?

十一
看着眼前充满戒备的幼女,亚可几乎快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之情,在她冲向小戴安娜的前一刻,苏西一把抓住了她的后衣领。
在这种情况下,苏西往往是最冷静的人。
“让亚可去接近她的话,事情恐怕会变得更遭。”
“洛蒂,你去试试?”
被叫到的少女有些担心自己是否能取得小戴安娜的信任,可她仍旧向眼前的少女伸出了一直手。洛蒂带着世界上最温柔的笑容对小戴安娜说:“你好,我是洛蒂。”

事实证明,让洛蒂去接触戴安娜是一个正确的选项。
比起面前可疑的三人,小戴安娜的确更愿意接近看起来平易近人的洛蒂。于是女孩用她小小的手掌握住了洛蒂的手。
亚可眼见洛蒂初步取得了小戴安娜的信任,便挣脱了苏西的束缚,同样靠近了小戴安娜。
“你好,我叫亚可!”
“我是未来的你的朋友哦!”然后,亚洲少女又指向了一旁喝水安德鲁。
“那家伙是安德鲁,是你未来的男朋友。”
接着安德鲁就呛了一口水。

“别给小孩子说这些!”

这时的小戴安娜还没有明白在她未曾接触的未来会发生什么,比如眼前的亚可会改变她的人生,安德鲁真的会成为她的恋人,她将在十八岁时便成为卡文迪许的家主。
再比如,她的母亲将在她八岁那年的深冬与世长辞。
她是一个无知无畏的勇士,在一个陌生的世界独自闯荡着。
于是,小小的勇士发出了疑问:“请问,我的母亲在这里吗?”

十二
戴安娜向母亲解释完后,静静地等待她的责罚。
在她的记忆中,母亲是个温柔的人,可当她第一次用魔法打伤安德鲁时,她被母亲关在房间里反思了三天。
“魔法是一种用来帮助他人的力量,我绝不允许它被用于伤害别人。”
在训话的最后,西格莉德这样说。

“是吗。”
温暖的话语出乎意料地代替了戴安娜想象的责罚,她抬头,正好撞进了母亲如同大海一般深远的眼睛。
“我的戴安娜也终于交到朋友了。”
“母亲……我不应该在这里久留……”,戴安娜努力从名为亲情的漩涡中寻找一丝名为现实的空气,她的睫毛轻轻颤抖着,对自己的母亲说,“我必须得回到我的世界才可以。”
她必须回到自己的世界才可以,她也应该隐瞒关于自己世界中的一切,尤其是母亲的死讯。
西格莉德看穿了女儿的忧虑,她一向很了解戴安娜。
“别担心,”她对戴安娜说,“我相信,你的朋友会来救你的。”
“偶尔也得依靠一下自己的伙伴。”
“在你走后,与你接触的一切都会变回原样,我也会把这一切当成一场梦。”
“所以别担心了,戴安娜。”

她知道了。
母亲说出那番话时,戴安娜的直觉告诉自己。
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未来,可她仍然选择接受这个无法逃避的结局。

“对不起,母亲。”
戴安娜又一次将自己埋入母亲的怀中,如同小时候自己总是钻进母亲的怀抱要求她为自己念一个故事一样,“对不起。”
她在为自己必要的无所作为而道歉。
“没事的,戴安娜,你并没有做错什么。”西格莉德轻轻拍打女儿颤抖着的后背。
“你已经很棒了。”

十四
在听到小戴安娜的疑问后,面前的打闹三人组愣了一下。
她们不敢把[你的母亲已经去世了]这种话直接告诉一个八岁的小女孩,且不论会对她的世界产生什么影响……
有谁愿意看到八岁的小戴安娜哭泣呢?
眼下,该如何圆滑地回答这个问题成了一个难题。

“她去远方工作了,”在一旁看着小戴安娜的安德鲁突然向她开口,“过不了多久就会回来。”
戴安娜垂了垂眼眸
“那么,我能给她打个电话吗?”
“很遗憾,那个地方很偏远,连电话都打不通。”
安德鲁在小戴安娜的面前蹲下,这个高度的他恰好可以对上小戴安娜的目光。
“虽然写信可以,但伯母也要很久才能收到,即使是这样你也要写给她吗?”
看着小戴安娜没有拒绝自己,安德鲁摸了摸少女的头。她的发丝和戴安娜一样柔软,身上带有淡淡的哈密瓜味,在多少个他们相拥入眠的夜里,他都闻着这股香味入睡。

“安德鲁,没想到你的情商挺高的嘛。”
亚可捂着嘴,一脸不明的笑意。
这时苏西本想开口吐槽他当初追戴安娜追了将近一年,这情商哪里高了。

“话说如此,现在该怎么办?”洛蒂终于担心起了现况。
“我去联络魔法科学部。”安德鲁拿起手机。

十五
在西格莉德再次向戴安娜讲述贤者贝阿特利克斯的故事时,戴安娜听到小石子敲击窗户的声音。
西格莉德走向床边,拉开了深绿色的窗帘。十年前的星空便这样再次出现在戴安娜的眼前。
窗外,手臂上缠着绷带的安德鲁躲在树下,手里还握着一颗尚未扔出的石头。西格莉德从他震惊的表情中看出,他意识到自己敲错了窗户。
“对……对不起!”
即使盖着夜的黑幕,西格莉德也能想象到他现在如同成熟苹果一样红透的脸颊。
“没事的,安德鲁。”
接着,她将安德鲁移动到了自己的房间。

希望知道自己的存在的人越少越好戴安娜很不能理解母亲的举动。
况且还是这个被小时候的自己打伤了的安德鲁。
“一想到安德鲁回事戴安娜的男朋友,就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呢。”母亲带着看起来完全没有歉意的笑容对自己解释,“况且安德鲁一定有什么想对你说。”
“如果今天不说,那之后他也一定不会说了。”
“戴安娜,这一点你应该比我清楚。”
戴安娜无奈地摇了摇头。

安德鲁在来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他会看到一个十八岁的戴安娜。
“伯母……她是?”
安德鲁一脸迷茫地看着眼前的戴安娜。
“如你所见。”
“是戴安娜哦。”
“虽然是十年后的。”

十六
“好的,麻烦你们了。”
安德鲁放下手机。
“那边发来消息了。据说是灵脉影响了时空的构造,但由于灵脉本身就带有一定的自我调节功能,据探测的数据显示,大概再过十二个小时异常波动就会恢复。”
“也就是说,”亚可抱住了小戴安娜,“我们还有十二个小时和这个戴安娜玩!”
“别开玩笑了,”安德鲁一脸无奈地看着亚可,“如果对过去的时空产生了什么影响怎么办。”
“那个……”洛蒂突然发言,在四人一齐看向她时,她的声音又小了几分,“最近有一个古魔法可以把戴安娜看到的经历的一切变成一个梦。只要在最后五分钟对她施加这个魔法就可以了。”
“洛蒂,你简直是个天才!”亚也扑向少女,又将头转向安德鲁,“如何,这下就无话可说了吧。”
“等等,你们至少得征求一下戴安娜的意见吧,”苏西难得地提出了这个人性化的发言。

被忽视许久的小戴安娜拉了拉安德鲁的衣服。
“如果不给你们填麻烦的话。”
“我想看一看这个世界。”

糟了。
安德鲁想。
在他对上小戴安娜充满期待的双眼时,他就没有办法拒绝了。

——————————————————————————————
To be continued
话说关于《小魔女学园》这个名字,有时候我会把那个学看成一个动词,然后把“园”看成“圆”
小魔女学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住手!!!】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