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神

【安戴】时空(17~25)

十七

被告知了前因后果的安德鲁感到很绝望

感到很绝望的安德鲁目瞪口呆

目瞪口呆的安德鲁承受了这个年纪不应承担的刺激

 

在他违背家规半夜翻墙出门的时候他知道自己犯了错。【事实上,如果没有路过的老魔女的帮助,鬼知道他今天要怎么到戴安娜家】

在他意识到自己敲错了窗子时意识到自己犯了第二个错。

而现在,放大版的戴安娜看他的眼神让他觉得自己犯了第三个错。

请问现在戳瞎自己的眼睛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还有的救吗?

 

“安德鲁?”西格莉德轻声呼唤安德鲁,试图想要将他带回现实世界。

好在安德鲁出生在政治家庭,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但这种情况也的确是第一次呢……

“是,伯母。”安德鲁很快会过神来,向西格莉德深深鞠躬,“我对在如此深夜打扰您休息的一事感到深深歉意,希望伯母能够宽容我的无礼。”

“无妨,但是等会儿我会联系波鲁告诉他这件事。”

西格莉德轻轻拍了拍他的脑袋,补充道:“这是你犯错后必须接受的惩罚,你知道吧?”

安德鲁的情绪看起来有些低落,但还是礼貌地回复:“我明白,对不起。”

“没关系。”

 

戴安娜看着眼前这一幕,突然感到有些恍惚。

在母亲在世时,其实汗布里奇家和卡文迪许家的关系是如此融洽,母亲去世后,是以姨母为首的魔法贵族对金钱无尽的挥霍,自尊无限的贱卖,才使得波鲁一次又一次对魔女失望,成了那样冷漠的关系。

毕业后的这些年,她一直试图修补这条裂缝,只是似乎无论如何,她也达不到母亲的高度。

没有人能告诉她怎么做,没有人能给予她知道。

她只能一次次在黑暗中摸索前行,跌到又爬起。

但好在她还有安德鲁,还有亚可,还有许许多多已经可以称之为朋友的人。

母亲说的对,是时候该信任自己的伙伴了。

 

 

 

十八

这样折腾来折腾去,三个小时便很快流失了。

秋季的夜晚或许并不漫长,六点的天空便泛起了鱼肚白,看着从窗外射进的第一屡晨光,甜美的橘发少女提议:

“不如,我们先去看看日出吧?”

 

接着,在小黛安的欢笑声以及不顾苏西的反对的情况下,一行人浩浩汤汤地向楼梯口走去,在那里,他们撞上了汉娜。

女仆长终究是女仆长,即使看到了如此震撼人心的小戴安娜,哦不,画面,也能波澜不惊。

直觉告诉安德鲁,在看到他们的第一眼,女仆长就已经理清了来龙去脉。

“看来是发生了什么我无法理解的变故。”

汉娜冷静地说。

“是的,事实上……”安德鲁试图解释一番,却罕见地被女仆长打断。

“看来各位是想要出门,但恕在下直言,这样直接出去真的好吗?

或许每天新闻头条就会变成戴安娜与安德鲁未婚先孕,连孩子都七八岁了这样的问题,所以我建议还是先变个装较好。

那么,我先下楼遣散其他佣人。”

“汉娜,等等!”安德鲁感到不可思议,他叫住女仆长,“你不担心吗?

对不起,我不是在怀疑你,只是……”

“我很担心,”汉娜转过身来,正视安德鲁的眼睛,“只是我相信,如果是各位的话,一定能够平安无事的解决。”

安娜行礼后便消失在楼梯口,苏西施加认知障碍要一点时间,亚可在一旁拉住试图搞事的苏西。

她们看不到他的脸,就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笑了。

能够被戴安娜的家人信赖的感觉,真的很好。

 

 

 

十九

戴安娜看到西格莉德对着安德鲁说了一句悄悄话,接着,一直无意避开自己的安德鲁才向自己走来。

她看到安德鲁深呼了一口气,带着缠着绷带的手臂向自己行礼。

“对不起,戴安娜。”

今天我回去后,反复思考我们冲突的起因,最后得出了错误的根源还是在我。

我不应该撕坏你珍藏的夏莉欧的卡片,对不起,我真的是无意的,但后来我说的话的确是带有伤害你的目的。

我也没有想过会造成如此严重的后果。

也谢谢你后来为我施加的治愈魔法,再过几天我的绷带就可以拆了。

对不起。”

戴安娜蹲下身,使两人的事线相平。

“关于这件事,我也想向你道歉,

当时我没有听你的解释,就向你发了脾气。

并且说出了那样的话,其实你弹钢琴真的很好听,但是我却伤着了你的手。

我在情急之下对你施加了不成熟的治愈魔法,后来我才意识到如果是由母亲的施加,那你根本没有缠绷带的必要。

对不起,安德鲁。

你会原谅我吗?”

“当然!”小安德鲁挺直的胸膛,努力让自己变得更高大一点。

“那太好了,从今天开始,我就不会再计较这件事了!”

“嗯!”

 

西格莉德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这一幕,在感叹安德鲁也长大了的同时,她拨通了电话。

安德鲁打了一个冷颤。

 

 

 

 

二十

他们瞬移到附近的传送点,这种移动方式让亚可想到了日本的游戏。

他们连跑带赶地爬上高高地钟楼,总算赶上了日出。

十年后的日出让小戴安娜感到新奇,她睁大眼睛想把一切尽收眼底,同时发出稚嫩的惊叹。

而许久没有锻炼过的安德鲁差点因承受不住这样剧烈的运动而猝死在楼顶。尽管脱下西服,换上压箱底的运动服,他依旧不能适应。

“安德鲁?”美景显然与苏西无关,或许地狱谷的景色才是她的挚爱,于是她察觉到安德鲁的异样,怀有某种目的地向他询问,“如果觉得累我这里还有补充体力地魔药。”

接着,她递给安德鲁一瓶发着绿色荧光的液体,如果忽略掉上面的骷髅头,说不定安德鲁会信了她的鬼话。

好在亚可听到后,向这里冲来,大声叫喊:

“别!安德鲁,那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啊啊啊啊!”

苏西不满地盯向拆穿自己计划的亚可,默默收回了魔药。

小戴安娜的注意力被亚可吸引回来,她的目光最后落在了成熟的安德鲁身上。

“我们走吧,”苏西牵起小戴安娜的手,对她说,“还有很多的地方可以看,我们找个地方先吃早餐吧。”

    

接着,他们在街上闲逛,带小戴安娜看许多十年前没有的事物。小戴安娜被允许破例吃了不少甜食,最终被安德鲁以她还在换牙这一理由阻止。

接着小戴安娜不满地瞪了他一眼,心想不管是什么时候的安德鲁都一样让人讨厌。

他们去游乐园,过山车使安德鲁望而却步,但在小戴安娜的坚持下他还是坐了上去。

接着……

“安德鲁你没事吧?”苏西递给脸色发黑的安德鲁一瓶水,但看上去他显然不是很好。

“没事,”他支支吾吾地说,“然我休息一会儿就好了……就一会儿……”

“真是的,”亚可在这个时候装起了大人,她用波鲁训人的强调讲,“你这个样子要怎么肩负这个国家的未来啊!”

“那也比你强点。”安德鲁回复。

遭了,他有点想吐。

 

其实仔细想想以前的他至少有着艾伯顿数一数二的体育成绩,一年到头的奔波,完全被打乱的作息让他的体质渐渐弱下去。

再这样下去会有小肚腩了吧?

不行!绝对不行!

安德鲁暗暗发誓要开始好好锻炼了。

 

小戴安娜站在一边观察坐在长椅上的安德鲁。

他看起来很不好。

接着,她默默吟诵魔法咒语,最简单的治愈魔法不需要魔杖,她天资聪颖,很早就学会了这类魔法。

感到身体的不适感迅速减轻了地安德鲁迅速环绕周围,他想大概是谁对他施加了治愈魔法。

亚可?显然不是。

苏西?别逗了。

洛蒂?不太可能。

最后,他看向蜷缩在角落里的小戴安娜。

是你啊。

 

他站起来,朝着小戴安娜所在的方向说:“没事了,谢谢,我们走吧。”

然而,他并不知道接下来等待他的还有什么。

小孩子的精力真是无穷无尽……

 

 

 

二十一

“安德鲁,”西格莉德举起电话说,“波鲁叫你接电话。”

安德鲁肌肉紧绷,机械地向西格莉德走去。

啊,戴安娜发现,因为太紧张顺拐了呢。

接着,从电话的那头传出了波鲁的咆哮。

……奇怪了,波鲁叔叔是这样的人吗?

 

西格莉德看着快被骂哭的安德鲁,笑了笑说:“果然,不管平时装得有多不在乎,波鲁也始终是一个父亲啊。”

“等会儿父亲会来接我,”安德鲁檫了擦眼泪,对西格莉德说,“伯母对不起,我再也不会这样做了。”

“伯母相信你。”西格莉德伸出手,停在安德鲁的额头,“但在那之前,我也要向你道歉。

忘了吧,今天晚上的事。”

接着,西格莉德的指尖浮现一只绿色的蝴蝶,它扑腾了几下,落在戴安娜的头发上。

安德鲁昏睡过去,西格莉德让他睡在沙发上。每过一会儿,戴安娜便看到了不远处汽车的灯光。

“戴安娜,”母亲叫住了自己,“你先回避一下。”

戴安娜点点头,用魔法隐蔽了自己。

“安德鲁,醒醒,”西格莉德亲亲拍打小男孩的脸颊,她说,“你父亲来了。”

安德鲁突然惊醒。

这是发生了什么?!

他只记得自己来到了戴安娜家,敲错了窗子,对,然后呢?哦,伯母就叫来了父亲……

等等我还没有见到戴安娜我不能走QAQ

可惜事与愿违,他在门口看到了阴沉着脸的父亲,然后默默上了车。

“再见伯母。”

他说,然后将目光投降刚才的房间。

咦,那里怎么好像有个戴安娜?

还是放大版的?

他揉了揉眼睛,再看向窗台时,先前的人已经消失不见。

没有达成愿望的安德鲁满带失望与恐惧离开了卡文迪许的宅邸。

 

 

 

二十二

他们在游乐园消磨了一整个上午,安德鲁终于慢慢习惯了各类刺激的游乐项目。

其实偶尔出来玩玩也挺不错了,秘书说会尽他最大的努力,语气中带有某种莫名的兴奋。

还剩两个小时,灵脉的就会恢复正常,小戴安娜便要回到原来的世界。

亚可三人行被魔法协会召回,处理一场冲突。

尽管安德鲁不知道以她们的性格是非会让冲突加大。

她们在镇口离别,临行前,亚可特地叮嘱他:“可别对小孩子做什么不得了的事哦!”

“谁会啊!”安德鲁无奈地回答。

洛蒂叫住安德鲁,让他出手,用便携式魔杖在他的食指尖轻轻挥动,念出他所不能理解的咒语。

“我已经把魔法发动的时间设置好了,你只需要在小戴安娜离开前,轻轻点一点她的额头就可以了。”

安德鲁向洛蒂表达了他的感激,然后叫住她身后躲闪的小戴安娜:“我们走吧。”

小戴安娜不情不愿地来到安德鲁身边,向亚可一行人挥手告别。

“再见喽!”三个魔女骑着扫帚远去。

 

最近的传送点离小镇大约有半公里左右,小戴安娜意识到,在这段不短的行程中,只有她和安德鲁独处。

安德鲁适时地调整步伐,使她们能够恰好同行,尽管走这么慢对他来说难免有些辛苦。

小戴安娜地脑海里一团糟,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身边地安德鲁看起来高大可靠,和他所知道的安德鲁完全不一样。

对了,他有多高呢?一米八?

将来的自己又有多高呢?

会比母亲还高吗?

“你长大后,大概有这么高吧。”

安德鲁像是看出了她内心的想法,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左肩。

“在我们十四岁的时候,其实是你要比我高一点,

这个年龄的女生发育很快,但是到了十五岁,我就开始比你高了。”

“那我长大后还喜欢夏莉欧吗?周围的姐姐笑我说只有小孩子才会喜欢夏莉欧。”

“会的。你还会在新月学院遇到她,和亚可一起拯救这个国家。你很了不起。”

“那我……”她顿了顿,又说,“那我们之后还是朋友吗?前两天你的手臂被我打伤了…后来你就没来过我家…我以为你不会再理我了。”

其实我去了的,还被我爸臭骂了一顿。

安德鲁在心里吐槽。

“我们当然还是朋友,尽管之后我们冷战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我还是……”很爱你。

“我们还是最好的朋友,”他说,向小戴安娜伸出一只手,“你要牵我的手吗?”

“嗯!”

小戴安娜回握住他。

“在我们十八岁之前,我们的关系都比较僵。”

“那之后呢?”

“之后?”安德鲁回想十八岁生日当天,他对着镜子练习告白却当场被戴安娜撞见的模样,“等你到那个岁数就会知道了。”

“那,对你来说戴安娜算什么呢?”

对他来说她是什么?

 

她是东方的太阳。

她是蔚蓝的苍穹。

她是绚烂的晚霞。

她是不朽的星辰。

她是他生命中最美好的一部分。

她是……

 

“她是我的宝藏。”

安德鲁说,尽管小戴安娜不太明白说出这句话时安德鲁的双眼中闪烁的光芒。

他们来到传送点,借助它回到卡文迪许的宅邸。

汉娜在门口安静等候,她拉开们,看见了睡在安德鲁背上的小戴安娜。

安德鲁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带着小戴安娜向她以前的卧室走去。

他将小戴安娜抱上沙发,为她盖上绿色的毛毯。

“安德鲁,”小戴安娜迷迷糊糊地拉住他的衣角,对他说,“我想听你弹钢琴。”

“好的,”他起身,在钢琴旁坐下,“你想听什么?”

“什么都可以,只要是安德鲁弹的就很好听。”

于是安德鲁想了想,弹起了曾经听戴安娜哼过的一首不知名的曲子。

一曲完毕,他又来到小戴安娜身边,用手指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点了点。

一只蓝色的蝴蝶在他的指尖展开翅膀,它扑腾了一下,落在安德鲁的衣领处。

他摸了摸小戴安娜的头。

晚安,我的公主。

然后,在她的身边悄悄睡着了。

 

 

 

 

二十三

在最后的时间里,戴安娜和西格莉德聊了很多。

比如,西格莉德不在后,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

比如,她去了新月学院,在那里遇到的朋友。

再比如,她在安德鲁十八岁生日宴会上不小心撞见了练习向自己告白的安德鲁,自此开始的恋爱。

西格莉德静静地听着,不知是为自己的女儿的未来感到幸福,还是为自己将在她的人生中永远缺席感到痛苦。

她偶尔会提出一些问题。

“那个叫亚可的魔女最后学会了飞行吗?”

“当然,母亲,她很努力。”

“担任魔法协会的会长不会很累吗?”

“会的,母亲,但我会坚持下来,就像您一样。”

“安德鲁向你求婚了吗?”

“还没有,母亲…等等您怎么会问这个!”

戴安娜红了脸。

 

她知道母亲在帮助她放松。

时间每过去一秒,她的痛苦就会加快一分。

她想到在母亲的葬礼上哭泣的自己,想到母亲的墓碑,想到多少没有母亲的岁月。

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停留多久,不知道还能享受这份温情多久。

她不想走,因为母亲还在这里。

她想走,因为她的世界在未来,那里有着她珍视的一切。

她又哭了,趴在母亲地怀中抽泣着。

母亲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哼唱着不知名的旋律。

从她还是个小孩子开始,母亲就会时不时唱这首歌,她也曾经唱给安德鲁听,当安德鲁询问她歌名时,她才发现自己不知道。

“母亲,”她闷闷地说,“这首歌叫什么名字?”

“我也不知道,我也是听我的母亲唱给我听的。这首歌似乎是第一任卡文迪许的家主谱写,这样一代代传承下来。总有一天,你也会又自己的孩子,到那时,你也会唱给他或她听。

到那时,你也会老去,但我相信你老后也一定很美,再之后,便会走到生命的尽头。

人总会逝去的,戴安娜,包括你我。

死亡令人心碎,也令人坚强。世界瞬息万变,却有一些东西不会变。

比如这首歌,比如你是我的女儿,比如我爱你。

即使会痛苦,即使会哭泣,你也要带着这份感情走下去。

这个世界上值得你珍视的东西还有这么多,现在就被困难打到未免太早。

我会看着你的,戴安娜,我会祝福你。

所以哭吧,戴安娜,将眼泪洒在今天,将你所有的悲伤都宣泄在这里。

尽管我不会再有这样能够拥抱你的机会,可是其他人会,比如汉娜,比如那个叫亚可的少女,比如安德鲁。

我爱你,我的女儿。”

 

她终于无法抑制自己的声音,放声痛哭起来。

西格莉德贴心地施加了隔音魔法,确保不会打扰到其他人。

最后,她睡在西格莉德的怀中,就像她刚刚出生时,被西格莉德抱在怀中一般。

睡吧,我的天使。

当你醒来时,又会是新的一天。

 

 

 

 

二十四

安德鲁在黄昏时分醒来,他感到自己的肩膀有些沉甸甸的。他转过头,戴安娜正靠在他的肩膀上。

是属于他的戴安娜。

“欢迎回来。”

他轻声说。

 

又过了一会儿,戴安娜才醒来,她移开自己的头,解放安德鲁的肩膀。

她对看向窗外的安德鲁说:“我回来了。”

安德鲁闻声,取下衣领处的蓝色蝴蝶。

“我猜,你也有一个礼物要给我。”

“当然。”

她让停留在发旋处的绿色蝴蝶爬上她的指尖,点在安德鲁的额头处。

蝴蝶化作一道光,消失在空气中。

另一只蝴蝶也作出了相同的举动,只是后来两人的行为就没有这样浪漫了。

 

原来我们小时候……还做过这种事啊……

两人羞愧地低下了头,因而忽略从窗外飞过的老魔女。

老魔女带着和蔼的笑声消失在天际。

 

 

 

 

二十五

小戴安娜在西格莉德的怀中醒来。

“母亲,”她说,“我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是吗?你梦到了什么?”

“梦到三个魔女,她们叫亚可,苏西和洛蒂,还有长大的安德鲁。

她们带我玩了很久,我还吃了很多甜食。”

“那可真是太好了,但甜食可不能多吃。”

“我知道!安德鲁后来阻止我了。”

 

小戴安娜说了很久,直到汉娜来了,她才出去吃早餐。

在她离开后,西格莉德打开窗户,让刚才就停留在窗外的老魔女进来。

“真的是麻烦你了。”

她说,同时为老魔女泡了一杯红茶。

“这没什么,”老魔女笑了笑,“只是我也没有想到你居然会做这么大胆的举动。”

“我只是想看看长大后的戴安娜而已。”

“她很像贝阿特利克斯,她会成为一名了不起的魔女。”

“你说得对。”

 

 ————————————————————————————————————我终于写完啦!!祝大家元旦快乐!!!!!!

【记梗】占tag抱歉。。(文/漫?)

(元旦我一定要补完文哦哦哦噢噢噢哦哦噢噢噢哦哦)

最近复习了蜜蜂骚乱

突然想如果在苏西的恶作剧下让蜜蜂扎和安德鲁对话中的戴安娜会怎么样

实行了恶作剧的三人组得到一个意料之外的结局

两个人的言行举止几乎没有什么变化

这意味着什么?

当然是从最开始就深深爱着对方啊!!!只是对方都不知道而已

然后三人组就不能在直视这两个人在一起的场合了

合着那些吵架互损都是在撒狗粮啊!!!

最后在三人组的推波助澜下终于坦白心意。。

欧耶!!


是测试cp的一声,有超盾和安戴
我最爱的cp呜呜呜
好虐

是闻之寂太太的《破晓之前》的一个场景
对不起我画不出原文千分之一的美orz。。
p2调色p1原图(应该是的。。)

软件是画世界
一个温暖的大金毛

我的人偶松阳
监禁向注意
一个糟糕的普雷
大概会画成一个系列吧【如果有时间的话构图我都想了很多了呜呜呜呜想画各种擦边球先看松阳老师被这样那样意思模糊也可以被ri哭也快可以但为什么没有太太动手!!自己割腿肉了orz。。】
没有明确的cp向所以手可以自行想象【其实是我的手!!!!】
p1电脑原图p2手机调色【啊空间里有加老师都不敢放。。】
谢谢食用w

松阳33生日快乐!!!!!
总算是把时间挤出来画了张33

p2是我在手机上调的色。。姬友说色差的主要原因可能在电脑orz。。

兽化向
猫在冬天的时候会把尾巴裹在爪子上

大家好这是我的新娘【joy¾:别放过这家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满足一下自己的恶趣味
话说色差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我自己都要加个滤镜才能用。。

可能是最后一次用爱发电了orz。。
我永远喜欢吉田松阳哦哦哦哦哦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