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神

【安戴】时空(迟到的情人节贺文)1~7

小魔女学院  安德鲁x戴安娜
八岁戴安娜与十八岁戴安娜互换【物理上的】
一直想谢谢十八岁的戴安娜再见到自己的母亲是什么反应已经八岁的戴安娜知道安德鲁会是自己未来的恋人会有什么反应hhhh
两人已交往设定
错别字出没注意
ooc出没注意
情人节贺文可能会迟到,但它绝对不会缺席!

——————————————————————————————

“我不会操舟驾舵,可是倘若你在辽远辽远的海滨,我也会冒着风波寻访你这颗珍宝。”——《罗密欧与朱丽叶》


在亚可收复了第七句端之言叶后,戴安娜和安德鲁正式交往。政治风波早已平息,魔女再一次被这个世界认可,所以,藏在冻土下名为恋爱的种子也终于在这春日萌发。
两人的恋情的确是众望所归,双方出生于贵族,又是青梅竹马,同时,也可以利用这份关系推进政治界与魔女的友好发展。话虽如此,这场恋爱还是在新月学院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但小小的风波并不能改变什么,戴安娜也打算在学院里尽量低调。但戴安娜依旧吸引了许多低年级的学妹,她们泪眼汪汪地向她询问道:
“戴安娜学姐,您和安德鲁真的交往了吗?”
每当听到这类问题,戴安娜总会投给她们一个微笑,然后用一种肯定的语气告诉她们:
“是的,我们是恋人。”
据曾经有幸看过这个画面的人回顾,彼时的戴安娜沐浴在阳光之下,她像是被维纳斯眷顾的天使,每一次吐息都洋溢着幸福的交响曲,与平时强大又冷静的她完全不同。如果真要用什么来比喻她的话,对,那大概是在夏日绽放,花瓣上仍带有晶莹露珠的玫瑰。


再后来,戴安娜从新月学院毕业,回到卡文迪许继承了家主的身份。“卡文迪许”这个名号也在她的代领下逐渐复兴。艾伯顿•汉布里奇终于认可了他与他的钢琴,现在的他作为一个名誉与权利都处于巅峰的政治家活跃在政治界。
但与此同时,戴安娜和安德鲁也因为各自的责任渐渐疏远,如果安德鲁没有记错的话,距离上一次他见到戴安娜已有两月,并且虽说是相见,也不过是在某个晚宴上匆匆一瞥罢了,他们甚至没有机会交换一个吻。
想到这里,戴安娜从如山高的文件中抬起头,装作满不在乎地对身边忙碌的秘书说:“最近的工作似乎少了许多。”
“是的。”即使在回话,秘书也没有停下整理文件的双手,“与邻国的关系终于缓和了不少,足球暴力事件也已结束。多亏亚可一行人的帮助,北方的洪灾得到了即使的控制。”
“的确清闲了不少。”
“嗯。”
秘书把一沓文件放在安德鲁面前,平静地说:“这就是最后一批文件了,如果赶一赶,今天在五点之前就能交给艾伯顿先生吧。我已经让司机在楼下等候了,请务必快一些。”
不亏是经过层层选拔的秘书,仅仅从自己的只言片语中便能推断出自己想要什么。
安德鲁想。
当然,秘书没告诉他,他那点心思从两个月前见到戴安娜以后便浮现在脸上了,只是自己一直没好意思戳穿。


今天的安德鲁提前一小时完成了所有工作,如果艾伯特在此时检查文件,会发现他甚至比平时完成得更好。对此,秘书只有一句话可说:
爱情总是令人更加强大。
然而,各种麻烦总是接踵而至。
偏偏在这令人愉快的一天,在那条通往卡文迪许家必经的道路上竟然发生了堵车。安德鲁坐在黑色轿车的后座,看着水泄不通的车群,感叹人生不幸。
“话说,”安德鲁对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秘书说。“从刚才开始你就在和谁打电话?”
“好的,那么麻烦你了。”秘书挂断了电话,回答安德鲁:“请稍等。”
安德鲁不可置信地挑了挑眉。

“您好,这里是魔女出租车!”车外想起了令人熟悉的声音,安德鲁打卡车门,元气的亚洲少女的面孔出现在他的面前。
安德鲁不得不再次感叹秘书的万能。
“那么,请一路小心。”
秘书在手机上按着什么,安德鲁不经意地看了一眼,在那部亮度被调到最低的手机上,似乎隐隐约约有“安戴后援会”几个字。

安德鲁走后,秘书松下平日里板着的脸,兴奋地发出:
【报告组织!我已经完成任务!】
顺便一提,秘书是安戴后援会的会长。
嗯?会长是谁?
秘书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骑在扫帚上的亚可。


主仆汉娜看向大厅的吊钟——五点。应该差不多了吧,汉娜想,随后推开了卡文迪许家的大门。
“这可真是意料之外啊。”
汉娜稍有吃惊地看着门外被淋成落汤鸡的两人,随后递上了干燥的毛巾。
“请进,”她说,“戴安娜小姐在二楼已恭候多时。”
“我就不用了吧,”亚可带着一脸歉意骑上了扫帚,
“苏西和洛蒂正等着我呢。”
事后,亚可对此表示,如果继续呆在那儿,她会长的名声大概会不保。
语罢,亚可又冲进雨中。

安德鲁尽量让自己平静地走在楼梯上,他多年的绅士修养不允许他两步并作一步地冲上二楼。
至少在别人面前不可以。
汉娜似乎看出了安德鲁的焦虑,并由于她不想打扰两人感动的重逢,她转过身对安德鲁说:“抱歉,我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尚未完成……”
“无妨。”安德鲁回答。
在汉娜的声音消失在转角的时候,安德鲁将自己的步伐提升了一个速度,迅速走向卡文迪许家主的房间。
已经两个月了,安德鲁想,与她分别后已经过了两个月了。
随后,他理了理自己的头发,推开了房间的门。
理智在见到戴安娜的一瞬间完全崩塌,之前所想的千万种问候也在一瞬间消失了踪影。安德鲁紧紧抱住戴安娜,吮吸着独属于她的香甜气息。


“好久不见。”
许久,安德鲁才回过神来,恋恋不舍地松开环绕在戴安娜肩上的双手。自己的恋人向来冷静又可靠,那双如同天空一般辽远的蔚蓝色双眼中印着自己略显狼狈的身影,安德鲁突然发现自己的西装染湿了她的长裙。
戴安娜叹了口气,用魔法清理着两人的衣服。安德鲁看着面前挥动魔杖的恋人,突然质问起为什么自己以前会排斥魔法这样美丽又便利的存在。
“于是,这一次你打算呆多久?”
戴安娜将魔杖轻轻放在楠木制的木桌上,强迫自己将视线从安德鲁身上离开。她已经有两个月没有见到恋人了,从新月学院毕业后就少有时间像这样独处,恋人绿宝石般的眼里有掩盖不住的疲惫和久别重逢的欣喜,戴安娜真怕自己的情绪会一下子失控。
“不知道。”安德鲁向后倒下,将自己埋在充满了戴安娜气息的雪白色床单中,用一只手遮住直射入双眼的灯光,“可能明天就走,也可能是后天,就看秘书小姐能为我争取到多少时间了。”
戴安娜没有再发言,只是静静坐在床边沉思。安德鲁突然拉住她的左手,使她不可控制地向后倒去。
“喂!安德鲁!”
感受到恋人环绕在自己腰间的双手,戴安娜的脸微微有些发红,她本想轻诉安德鲁的举动,却发现对方已经入睡。戴安娜感受着那份来自与恋人的温暖,以及安德鲁舒缓的吐息,她在安德鲁的怀中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沉沉睡去。


那一晚戴安娜梦到了自己的母亲。梦中的母亲躺在床上轻声呼唤着她,戴安娜走到母亲的身边,紧紧握住母亲越发无力的双手,她害怕母亲下一秒就会离她而去。
母亲什么也没说,只是用那双温柔的眼睛仔细端详着长大后的戴安娜。
忽然,母亲的身体变得逐渐透明起来,她试着开口请求延续这个梦境,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发不出声,她只能又一次看着母亲离去。
于是,戴安娜从梦中醒来。

现在大约是凌晨三点,还能依稀听到夏日的虫鸣。

等等,夏日的虫鸣?
这是戴安娜才发现有哪里不对劲,她记得入睡之前在庭院中捡起的深红色枫叶,它被夹在《傲慢与偏见》中,被作为送给安德鲁的情人节礼物。她也记得自己身上所着的浅蓝色毛衣,据说那是安德鲁选了很久才决定送给她的。
“它和你很相配,我猜。”
那时的安德鲁别扭着一张脸,如同书中初次对伊丽莎白提出求婚的达西。

“安德鲁……”戴安娜这时才发现恋人并不在自己身边,她不由感到慌乱,连忙打开吊顶。在眼光适应了突如其来的光线后,戴安娜重新审视自己的所处之地。
她可以肯定这是卡文迪许家,并且这是她的房间,但那面镜子,对,那面铜镜。在母亲离世的那一年她失手打碎了那面镜子,它应该早已被替换了才对。而现在,那面镜子却完好无损地立在那里。
戴安娜努力整理好自己的思绪。
总而言之,这个世界并非她所熟悉的世界,这应该是另一个世界的另一条时间线,因为她的记忆中并没有突然穿越到未来的记忆,更没有突然见到未来的自己的记忆。这个世界中的戴安娜与自己互换,根据衣柜里的衣物判断,她大概在八岁左右。
八岁!
戴安娜突然反应过来,八岁那年,她去看了夏莉欧的演出,在长达两个月的时间里她都无法使用魔法,
八岁那年的冬日,母亲因病逝世。
也就是说,现在,母亲尚且在世。


当凌晨三点的月光洒进戴安娜的房间时,安德鲁醒了。他睁开朦胧的双眼,想将恋人的睡眼印入眼帘。
然而,当安德鲁的视线完全清晰后,他才发现自己搂着的人并非属于他的戴安娜。但根据女孩身上的气息,那头哈密瓜配色的秀发,以及那副稚气尚未褪去并依稀可辩的面容判断,他怀中小小的女孩是戴安娜不错,但这个女孩是在另一个时空属于另一个安德鲁的戴安娜。
安德鲁将自己的双手轻轻从女孩身上移开。
麻烦又不可思议的魔女,安德鲁想。

不料,女孩却被安德鲁这一小小的动作唤醒,她揉了揉自己的双眼,用迷迷糊糊的声音问道:“母亲?”
在听到少女的话后,安德鲁突然意识到这个戴安娜还是拥有母亲的戴安娜,她小小的心里尚未筑起高高的堡垒,她充满着属于八岁女孩的活力与天真,她的双眼像是清晨照入森林的第一缕阳光般富有希望,又像是某个世外桃源中可以一眼望到湖底游鱼的湖水。
理所当然,女孩在看见陌生的安德鲁的下一秒便明显慌乱了一会,但戴安娜始终是戴安娜,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她一直都是那样一个理智又可靠的存在。
“你是谁?”戴安娜强忍心中的恐惧,用颤抖的声音质问。
安德鲁看到她的样子,久违地笑了出来。
他突然回想起戴安娜八岁时的事,八岁那年的夏日戴安娜在长达两个月的时间里魔力,她却未曾呈现出沮丧。那时的戴安娜看起来有几分脆弱,但她努力的模样比任何魔法都要耀眼。

“你先冷静一下,听我说。”

——————————————————————————————
To be continued
那么各位情人节快乐www

评论(4)

热度(9)